陈卿cw

【楼诚】诚家

文笔渣,不喜勿喷,与《伪装者》设定有出入,ooc慎入

明楼站在窗前,伫目远方,思绪翻滚……
想想,十几年一晃而过。
原来,阿诚在自己身边已经这么久了。

第一次见到阿诚,是在什么时候?

孤儿院的门口,看见小小的一团蜷缩在一处,雪地里,
冻得瑟瑟发抖。尽管如此,眼神却依然倔强清冷。就像
这漫天的大雪,纷纷扬扬。冷,渗到骨子里去。
明楼慢慢地,一步步走到他跟前,蹲下来,说:“想走
吗?”
时间静默了许久,好似经历了一个世纪般漫长,没有回答。
明楼刚准备起身离开,一只小小的手颤颤巍巍的拽住明楼的衣袖,用虚弱但又坚定的声音说:“带...带我走...”
“好!”
明楼抱起他,缓缓地起身,一步步消失在雪地里,白茫茫的地上留下了一排深重有力的脚印。

后来,明楼回到明公馆,才知道家佣桂姨便是这孩子的养母,待他百般折磨。一向温文儒雅的明大少爷这次却大发了雷霆,不留情面的将桂姨赶出了明公馆。
从此,明公馆少了个佣人桂姨,多了个明家二少爷,唤作明诚。
人人都道,明家大姐宠爱小少爷明台,明家大少却深护明诚少爷。

阿诚十岁生日时,明楼为他举办了盛大的家宴。

明楼端着小巧精致的蛋糕走到他身前,俯下身,对他说:“阿诚,许愿吧!”
小小的阿诚眼睛里满满都是惊喜,却迟迟不敢吹灭蜡烛许下愿望,想说些什么却没有张口。
明楼伸出一只手,温柔地揉了揉阿诚的小脑袋,指缝中翘起了几搓小卷毛,“阿诚,说吧,你想要的,大哥都会给你。”
眉宇间的温柔,快要溢出一片海来。

阿诚二十岁时,在小祠堂里。

“阿诚!这件事你不许管,我今天非教训教训这不孝的弟弟!”
明镜手中的鞭子一下下地落在明楼的身上。明楼强忍着不吭声,大姐这一次,真的没有手下留情……
“让你带着阿诚去巴黎读书,你倒厉害,带着阿诚去了新政府做事!明楼啊明楼,你可真有本事!”
话毕,又用力地抽了一鞭子。这下,饶是明楼再强壮也受不住了。踉跄着快要倒下,被阿诚眼疾手快的扶住,阿诚哭喊着:“大姐,大姐!你不要再打了。大姐这样阿诚想到了桂姨,阿诚害怕……”
“阿诚,阿诚……不哭啊,姐姐不打了不打了,阿诚别瞎想...”明镜看到阿诚这幅模样,也是慌了心神,连忙哄道。
“算了,带你大哥回房间上药吧!”明镜无奈叹气。

“大哥,都是阿诚的错。阿诚不相信大哥,非要跟着大哥去新政府,大哥才被大姐打成这样……”阿诚边上药边哽咽自责。
像小时候一样,明楼伸出手有些艰难的揉了揉阿诚的脑袋,“阿诚啊,不怪你。大哥是想是时候让你看清一些东西了,国家危亡,我们必须要做些什么了。但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瞒着你,丢下你,我们,要并肩作战!”
“大哥……”

后来,明楼成为“毒蛇”。明诚成为“青瓷”。
一对默契完美的生死搭档。
一双情意圆满的绝佳恋人。

“大哥,你是什么时候看上我的?”
阿诚窝在明楼怀里,抬起头,一双鹿眼直直的盯着明楼,眉目狡黠。
明楼摊下报纸,满目深情:“第一眼,便是一生。”
说完,玩弄着阿诚的修长手指,反问:
“你呢,什么时候对我动了心?”
“从你对我张开怀抱的那一刻啊,就再也忘不掉了。”
阿诚面含笑意的说道,眼眸中,春光明媚。随即,四目相对,两人很有默契的交换了一个冗长缠绵的吻……

这么多年了,看着阿诚的眼神里渐渐有了烟火气,有了灯光明。明楼何其庆幸,这是爱人最美好的模样,这是最好的阿诚。

阿诚,不要老是做清冷的月亮。我希望你的脸上多些笑容和阳光。
大哥,在你面前,只在你面前,我会成为一个太阳。只温暖你,只有你。


 
   
评论(2)
热度(37)
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